跳到主要內容

[天路歷程] 被主尋回的生命 2021.2

我是在爺爺奶奶的搖籃裡長大的孩子,從小倍受疼愛,因為我的母親把我生下來以後,就跟我爸離婚了,所以我逛夜市,如果我跟母親擦身而過應該都不知道;而我爸在我小時候常出入監獄,所以我是由我爺爺奶奶一點一滴拉拔我長大的,而家裡的大伯,二伯,二伯母,姑姑,祖父,都很疼愛我,在我小時候奶奶總是跟我說:「我能夠給你的都會給你,我不會讓你輸給那些有母親的人」,雖然奶奶給足了我一切需要,但是惡夢依然進行。小學我總是理著一顆小平頭,總是被小朋友欺負,嘲笑:「吳家威,你媽媽呢?你爸爸呢?」然而情緒的累積到了國中二年級開始爆發了,在國二前我是個乖寶寶,功課、讀書都是被奶奶教的,奶奶總是給我去補習,學習,對於奶奶來說,好好讀書對未來一定有幫助,但是到了國二,我學會了抽菸、結交壞朋友,就跟老師嗆聲,覺得自己要夠可怕才不會被欺負,但是那時候我很愛跳舞,下課跳舞,每天都跳舞,而這樣到了高一,打架、鬧事、翹課跳舞、頂撞老師,奶奶走了無數次學校,老師跟奶奶說:「家威跟我講話很愛頂嘴」,而奶奶的回覆:「他跟我講話都這樣了,更何況是妳」,當下我覺得我奶奶好帥喔!然而在我轉變最大的時候到了。

 高二,我收到了老師的通知說:「家威,你留校查看不會過了,先辦轉學吧!」,就這樣我轉學到了夜校,我白天上班,晚上上課,一切看似平常,但是上了夜校結交了不好的朋友,飆車族、幫派、鬥毆、聚眾飆車,而那時依然愛跳舞,但是舞團的同伴誤會了我,他們相信了一個認識幾個月女生的話,打了我,約我過去還問我有沒有叫人,我單純覺得都是好朋友,也是跳舞三、四年的夥伴了,沒什麼好叫人的,但是我卻失望了,打擊很大,也從那時候開始越走越偏:討債、賭場圍事(保鑣)、半夜飆車、聚眾、酒店、械鬥,也在同樣的時間點,檢查出了我有重大傷病。小時候,因為有SARS,奶奶不敢帶我進出醫院,所以就沒有追蹤檢查,到了有一次我去看眼科,眼科醫生說:「你身體一定有問題,你要去大醫院檢查」,於是發現了我有「骨髓分化不良症候群」,而家人卻沒有人有這種疾病,這是一種需要移植骨髓才會痊癒的病,那時候回診總是需要輸血,看著別人的血一袋一袋的血往我的身體流動,有時候過敏整個臉腫得跟豬頭一樣,奶奶說:「把房子賣掉都要醫好你!」,然而我卻越來越不珍惜生命,越來越不怕死,覺得要死就趕快讓我死一死,每天依然重蹈覆轍的做那些沒營養的事情,到了幾年前,因朋友的背叛、傷害,我也得到了憂鬱症,整隻手抓的都是傷,每天晚上不睡覺一直抽煙,日子這樣子渾渾噩噩毫無目標,直到了有一天,前老闆邀約我,是否要來教會看看,他說:「很感動哦,會哭哦!」,他邀約了很多次,我最後心想有那麼神奇?(這時候爸爸也信主,改變了),於是我就邀請爸爸陪我去教會看看,也因此就來到了台南聖教會。

 第一次參加易儒小組,覺得大家跟我好像是不同世界的人,我怎麼可能融入得了他們,他們看起來好乖哦,慢慢的聽詩歌,慢慢的參加教會,慢慢的被神帶領,那時候我總是跟天父說:「祢願意救我,我就相信祢到底,我說到做到。」於是我在2019年的3月2日跟天父立下了約定,信主後的我,菸不抽了,以前的朋友沒聯絡了,要聯絡我都說:「來教會找我,我現在都在教會。」憂鬱症沒吃藥也好了,手也沒有傷口了,而最近我的重大傷病,醫生說:「我沒資格申請重大傷病了,我已經好了,持續追蹤就好。」神救了我,我不會忘記我說過的話,我有今天有現在都是因為神,而神也讓我認識了祂的獨生愛子耶穌,我相信我對耶穌重情重義,耶穌不會背叛我、傷害我、離開我,而且耶穌很早就救了我,只是我不知道,我也相信一切都是神安排的。

 在我剛信主的時候聖經這樣的一段經文安慰了我,「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約翰福音9:1-3)

 ▌馬太牧區
吳家威
















留言

熱門文章

[天路歷程] 毘努伊勒的神蹟 2018.37

[教會消息] 全國菁英牧者——為連結開跑 2017.37

[特別報導] 台南聖教會與聖誕歌劇-高敏智牧師專訪 2017.52

[天路歷程] 當復活節遇上清明節 2018.13

[英語牧區] 英語牧區正式成立 吳玉萍牧師 Rick Beard牧師 主責牧養 20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