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10, 2021的文章

[天路歷程] 《神跡》 獻身事奉的決心 2021.2

如同頌和傳道的引言,「神跡」是神在每個基督徒身上特別的經歷,也是神在我們身上工作的「痕跡」。在這特別的聖誕月,教會牧者帶領同工呈現的年度音樂劇,上演的不僅是教會曾經的故事,更是一段直到如今仍在持續經歷的神蹟,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而這一群人就是「教會」。已分不清戲裡戲外或台面上下,從過去到此時此刻,日子的點滴融匯成真實的教會歷史,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能參與在當中是一件讓我深感不可思議的事並何其榮幸的恩典。  《神跡-教會的起源》,是南聖的宣教史,也是我個人信仰與蒙召的開端,對於有92年歷史的南聖,信主甫三年半的我猶如初嬰孩,在和劇組同工的過程中,不斷記念著自己與主相遇的種種,回想起當年正走在黑暗籠罩的迷途裡,在我想放棄生命的盡頭時,因著「教會」這樣清晰又強烈的意念即時拉住了我,神的工作便在我身上明顯地展開了,就像劇中阿普唱出的救恩,「福音是好消息,憐憫臨到不配得的人身上,我本來只是個階下囚,天父卻愛我到底,使我們成為新造的人...」。  在我信主當年的10月,高世輝牧師公回了天家,在牧師公的安息禮拜中,從故人略歷才認識這位面容慈祥的長者,並瞥見高進元牧師事奉的一生,眼淚竟不停落下,我心裡初次聽見了主對我的呼召,成為我生命道路的轉捩點...「當日據時代,教會被封閉,高進元牧師在黑暗的禮拜堂講台上跪下禱告,然後對著空無一人的會堂講道,仍希望所講的信息能傳達到每一位信徒的心底;講完之後走下講台,摸著每一張座椅,為習慣坐在上面的弟兄姐妹禱告,如此經年不輟。1952年5月14日當天,正在電台講福音時忽然腦溢血倒地,正應了他自己所說:『希望為主的道大聲疾呼至死倒下!』」當我細看教會的歷史資料,並回應、立下獻身事奉的決心,到隔年接受牧師的邀請進入事奉團隊;從被救贖、蒙召,直到在燈控台前為音樂劇同工,整個排練、預備過程使我懷著敬畏和述說不盡的感恩,甚至演出當下都難忍淚水地領受神豐盛慈愛,即便刀劍、逼迫、患難或災害,相信越黑的夜裡,星星越發閃亮,神親自用祂的教會、祂的忠僕對我的心宣教,使我看見高進元牧師並他後代信心的典範,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深願自己以此為榜樣,持續學習良牧的心腸,見證神在每一位弟兄姊妹身上的工作,為我們開一條新路。 感謝神,賜給我教會 教會,就是神用自己血所救贖的 教會即使滿目瘡痍,依然在主的帶

[天路歷程] 《神跡》 思故人 2021.2

南聖2020聖誕劇《神跡》,使吉男想追也是劇中人的曾約安堂叔,感謝主!居然在失聯數十年後,重新得見他們照片及美好見證!  吉男堂叔曾約安,為公公年少玩伴。其父為曾尾吉,家中開華香餅乾廠,在聖教會聚會,高進元牧師時代,約安隨其父在聖教會,因此之故,也才會邀吉男父親到聖教會參加沿街打鼓傳福音。推論,牧師公、仰虔父親、約安叔、公公,都曾在同一歷史場景中互動。  1946年3月,約安在趙世光牧師(靈糧堂創辦)主領培靈會中被聖靈感動願意將自己獻給主。  1948年9月,他17歲,因政局不安離開台灣,坐船途經上海,到趙世光牧師創辦之寧波華東聖經學校就讀(當年他與牧師公兩人還相約一起去就讀,可見兩人感情之好。但約安叔去沒多久大陸就淪陷了,牧師公也因此無法去會合,從此一別就20幾年,牧師公亦常述說這一段故事)。  當船到了吳淞口,他緊張起來。他想:「我只會閔南話,不會講普通話、上海話,萬一沒有人來接我,怎麼辦?」  他在船艙裡大哭,跪著禱告。一句聖經上的話進到他裡面:「亞伯拉罕因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道往哪裡去。」「憑信心,遵命走前面的道路」,就成為他一生的禱告和心願,也成為他一生的生命和力量。禱告後,心中充滿平安喜樂。  1958年9月因信仰被捕,判刑12年,管制5年,實際在勞改隊23年。被捕當天,在呼嘯的警笛聲中,他是唱著讚美詩進監獄的。  1969年因腹膜炎在勞改農場醫院動手術,因過時不醒而被報死亡。後卻醒來,並復原。  在勞改隊期間,仍心繫福音,服事許多中國家庭教會,甚至創辦回音團契。  1982年被在美親友營救去美國,途經台灣,來公公家中敘舊,赴美後失聯,這次因著頌和的音樂劇《神跡》演出打鼓傳福音一段,激起吉男對歷史的好奇,竟能於數十年後拼出這歷史拼圖。   約安叔不止一次,甚至在臨終以前還說:「感謝主,神的帶領何等美善,絕無錯誤。」為著23年在勞改隊他毫無怨言,他說,「祂不僅是我救主;祂是我生命的主,引導我生命成長;是我的王,我將一切榮耀歸给祂」。  2012年,約安叔於加州千橡城安息歸主。  ▌馬可牧區 林敏華

[天路歷程]《神跡》不改變的信靠 2021.2

感謝主特別的揀選,讓我有機會參與教會今年的聖誕歌劇《神跡-教會的起源》,從每次的練習到最後的正式演出,有著滿滿的感動與提醒,也在當中再次看到神的愛與祝福。  在得知這次歌劇是以高進元牧師開拓教會的故事為劇本時,其實心裡面是非常期待的,因為過往總是常常聽到高牧師分享高進元牧師當年日記裡的心情與故事,若能把它完整呈現出來,應該會讓弟兄姊妹更多思想神對教會的心意。但在看到劇本後,心情其實是很戰戰兢兢的,因為真實的了解到當時開拓教會的辛苦與許多的挑戰,若非真實的經歷神與對神完全的信心,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真的很難持守信仰。感謝神讓高進元牧師持守這份信仰與每天晚上在空無一人的會堂為每個座位禱告,才讓我們現今能在神設立的教會裡幸福成長。高牧師常常說神對我們教會有著特別的恩典與祝福,在參與這次歌劇後,真的更能體會這種心情。  而這次歌劇事奉裡,我是演出一個由遲疑不信到堅定跟隨的信徒,當中有很多心情,無法一一陳述。但心裡面有一個很深的感動,就是這次歌劇跟我太太一起演出,其實結婚前對自己的婚姻有著夫妻一起事奉的藍圖,雖然剛開始有些挫折,但這幾年神真的讓我看到,祂的成就早就超過我的所求所想,看到太太每天回家都專注的聽著歌曲練習,就算只是一小段副歌,也是不斷的練習,同時還每天幫我分擔小組裡的許多事務,我知道,神的成就早就超過我當初所想的藍圖,心中除了感恩也再次提醒自己要快跑跟上。  教會的故事讓我想到宣教士的無私奉獻,也讓我看見身旁弟兄姊妹的付出與對神的認真,高進元牧師的日記寫的不只是他事奉的心情,更是神扶持陪伴的足跡。弟兄姊妹們,讓我們一起繼續把教會的日記寫下去,一代接著一代都訴說神無盡的恩典!!  ▌保羅牧區       張雲普/飾演主要會友

[天路歷程] 被主尋回的生命 2021.2

我是在爺爺奶奶的搖籃裡長大的孩子,從小倍受疼愛,因為我的母親把我生下來以後,就跟我爸離婚了,所以我逛夜市,如果我跟母親擦身而過應該都不知道;而我爸在我小時候常出入監獄,所以我是由我爺爺奶奶一點一滴拉拔我長大的,而家裡的大伯,二伯,二伯母,姑姑,祖父,都很疼愛我,在我小時候奶奶總是跟我說:「我能夠給你的都會給你,我不會讓你輸給那些有母親的人」,雖然奶奶給足了我一切需要,但是惡夢依然進行。小學我總是理著一顆小平頭,總是被小朋友欺負,嘲笑:「吳家威,你媽媽呢?你爸爸呢?」然而情緒的累積到了國中二年級開始爆發了,在國二前我是個乖寶寶,功課、讀書都是被奶奶教的,奶奶總是給我去補習,學習,對於奶奶來說,好好讀書對未來一定有幫助,但是到了國二,我學會了抽菸、結交壞朋友,就跟老師嗆聲,覺得自己要夠可怕才不會被欺負,但是那時候我很愛跳舞,下課跳舞,每天都跳舞,而這樣到了高一,打架、鬧事、翹課跳舞、頂撞老師,奶奶走了無數次學校,老師跟奶奶說:「家威跟我講話很愛頂嘴」,而奶奶的回覆:「他跟我講話都這樣了,更何況是妳」,當下我覺得我奶奶好帥喔!然而在我轉變最大的時候到了。  高二,我收到了老師的通知說:「家威,你留校查看不會過了,先辦轉學吧!」,就這樣我轉學到了夜校,我白天上班,晚上上課,一切看似平常,但是上了夜校結交了不好的朋友,飆車族、幫派、鬥毆、聚眾飆車,而那時依然愛跳舞,但是舞團的同伴誤會了我,他們相信了一個認識幾個月女生的話,打了我,約我過去還問我有沒有叫人,我單純覺得都是好朋友,也是跳舞三、四年的夥伴了,沒什麼好叫人的,但是我卻失望了,打擊很大,也從那時候開始越走越偏:討債、賭場圍事(保鑣)、半夜飆車、聚眾、酒店、械鬥,也在同樣的時間點,檢查出了我有重大傷病。小時候,因為有SARS,奶奶不敢帶我進出醫院,所以就沒有追蹤檢查,到了有一次我去看眼科,眼科醫生說:「你身體一定有問題,你要去大醫院檢查」,於是發現了我有「骨髓分化不良症候群」,而家人卻沒有人有這種疾病,這是一種需要移植骨髓才會痊癒的病,那時候回診總是需要輸血,看著別人的血一袋一袋的血往我的身體流動,有時候過敏整個臉腫得跟豬頭一樣,奶奶說:「把房子賣掉都要醫好你!」,然而我卻越來越不珍惜生命,越來越不怕死,覺得要死就趕快讓我死一死,每天依然重蹈覆轍的做那些沒營養的事情,到了幾年前,因朋友的背叛、傷害,我也得到了憂鬱症,整隻

[南聖頭版] 新年退修會 弟兄和睦同居 用新的眼光再出發 2021.2

2021年台南聖教會新年退修會在一月1日、2日舉行,參與人數超過800人,地點在雲林縣的三好國際酒店。在2021年的開始,高敏智牧師分享信息「新年的眼光與笑容」,新的一年,和過去有什麼不同呢?高牧師勉勵弟兄姊妹,要走對路,不要走冤枉路,傳道書提及,智慧人、愚昧人的結局都是「虛空」,這也是很多人生命的結論,我們付出了很多努力讓生命有意義,坊間的心理學,把人性探討的很透徹,把問題看得很清楚,但是沒有答案,今日的我們,答案在哪裡?新的一年,如果我們不具備新的眼光,我們就不能有新的道路,在耶利米書,耶和華透過先知對百姓說:我的百姓做了兩件惡事:一、離棄我這活水泉源;二、為自己鑿出池子,並且是破裂,不能儲水的池子。這就是冤枉路!關鍵是「我們離棄神」,我們用了多少心思為自己建造安全感,但是只要離棄神,結論就是虛空。  高牧師說,走過2020,我們都應該要有危機意識,也應該看見人的有限,最強大的武器抵不過一隻微小的病毒,全世界的生活型態改變,而這個病毒,肉眼甚至看不見。我們的眼光放在哪裡呢?詩篇133篇:「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裡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生命裡有很多東西會改變,但是「命定的福」抓住永恆,為什麼全教會有八百多人願意一起來到退修會?其實教會真正困難的是這個──「彼此相愛」。彼此相愛會帶出真實的喜樂和恩膏,故事之所以感動人,是因為劇情,而不是因為理論。  高牧師也鼓勵弟兄姊妹,跟上教會的新生活運動,讓我們提升生命的品質,第一波的新生活運動,鼓勵弟兄姊妹學習吉他,第二波鼓勵弟兄姊妹用閱讀取代滑手機,退修會中提出第三波──學習口琴,高牧師帶領牧者口琴團隊演奏詩歌,而這個口琴隊是前一天才成軍,鼓勵弟兄姊妹給自己多一點的學習空間,音樂和閱讀都會豐富我們的生命。退修會中,牧師讓弟兄姊妹分享自己新生活運動的閱讀狀況,每個人紛紛拿出自己預備的書籍,高牧師所讀的是《從聖經學英文》,針對「閱讀」,高牧師指出三點:一、「看見」安靜的自我面;二、「越過」習慣的生活圈;三、「爬升」屬靈的新高峰。閱讀使我們不活在別人的眼光裡面,自己面對自己,學習安靜,也改變我們的時間運用,相對少了滑手機、追劇的時間,讀一本好書,使我們有更寬廣的思想和感動點。  退修會中,除了牧者的信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