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10, 2021的文章

[天路歷程] 被主尋回的生命 2021.2

我是在爺爺奶奶的搖籃裡長大的孩子,從小倍受疼愛,因為我的母親把我生下來以後,就跟我爸離婚了,所以我逛夜市,如果我跟母親擦身而過應該都不知道;而我爸在我小時候常出入監獄,所以我是由我爺爺奶奶一點一滴拉拔我長大的,而家裡的大伯,二伯,二伯母,姑姑,祖父,都很疼愛我,在我小時候奶奶總是跟我說:「我能夠給你的都會給你,我不會讓你輸給那些有母親的人」,雖然奶奶給足了我一切需要,但是惡夢依然進行。小學我總是理著一顆小平頭,總是被小朋友欺負,嘲笑:「吳家威,你媽媽呢?你爸爸呢?」然而情緒的累積到了國中二年級開始爆發了,在國二前我是個乖寶寶,功課、讀書都是被奶奶教的,奶奶總是給我去補習,學習,對於奶奶來說,好好讀書對未來一定有幫助,但是到了國二,我學會了抽菸、結交壞朋友,就跟老師嗆聲,覺得自己要夠可怕才不會被欺負,但是那時候我很愛跳舞,下課跳舞,每天都跳舞,而這樣到了高一,打架、鬧事、翹課跳舞、頂撞老師,奶奶走了無數次學校,老師跟奶奶說:「家威跟我講話很愛頂嘴」,而奶奶的回覆:「他跟我講話都這樣了,更何況是妳」,當下我覺得我奶奶好帥喔!然而在我轉變最大的時候到了。  高二,我收到了老師的通知說:「家威,你留校查看不會過了,先辦轉學吧!」,就這樣我轉學到了夜校,我白天上班,晚上上課,一切看似平常,但是上了夜校結交了不好的朋友,飆車族、幫派、鬥毆、聚眾飆車,而那時依然愛跳舞,但是舞團的同伴誤會了我,他們相信了一個認識幾個月女生的話,打了我,約我過去還問我有沒有叫人,我單純覺得都是好朋友,也是跳舞三、四年的夥伴了,沒什麼好叫人的,但是我卻失望了,打擊很大,也從那時候開始越走越偏:討債、賭場圍事(保鑣)、半夜飆車、聚眾、酒店、械鬥,也在同樣的時間點,檢查出了我有重大傷病。小時候,因為有SARS,奶奶不敢帶我進出醫院,所以就沒有追蹤檢查,到了有一次我去看眼科,眼科醫生說:「你身體一定有問題,你要去大醫院檢查」,於是發現了我有「骨髓分化不良症候群」,而家人卻沒有人有這種疾病,這是一種需要移植骨髓才會痊癒的病,那時候回診總是需要輸血,看著別人的血一袋一袋的血往我的身體流動,有時候過敏整個臉腫得跟豬頭一樣,奶奶說:「把房子賣掉都要醫好你!」,然而我卻越來越不珍惜生命,越來越不怕死,覺得要死就趕快讓我死一死,每天依然重蹈覆轍的做那些沒營養的事情,到了幾年前,因朋友的背叛、傷害,我也得到了憂鬱症,整隻

[南聖頭版] 新年退修會 弟兄和睦同居 用新的眼光再出發 2021.2

2021年台南聖教會新年退修會在一月1日、2日舉行,參與人數超過800人,地點在雲林縣的三好國際酒店。在2021年的開始,高敏智牧師分享信息「新年的眼光與笑容」,新的一年,和過去有什麼不同呢?高牧師勉勵弟兄姊妹,要走對路,不要走冤枉路,傳道書提及,智慧人、愚昧人的結局都是「虛空」,這也是很多人生命的結論,我們付出了很多努力讓生命有意義,坊間的心理學,把人性探討的很透徹,把問題看得很清楚,但是沒有答案,今日的我們,答案在哪裡?新的一年,如果我們不具備新的眼光,我們就不能有新的道路,在耶利米書,耶和華透過先知對百姓說:我的百姓做了兩件惡事:一、離棄我這活水泉源;二、為自己鑿出池子,並且是破裂,不能儲水的池子。這就是冤枉路!關鍵是「我們離棄神」,我們用了多少心思為自己建造安全感,但是只要離棄神,結論就是虛空。  高牧師說,走過2020,我們都應該要有危機意識,也應該看見人的有限,最強大的武器抵不過一隻微小的病毒,全世界的生活型態改變,而這個病毒,肉眼甚至看不見。我們的眼光放在哪裡呢?詩篇133篇:「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這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因為在那裡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生命裡有很多東西會改變,但是「命定的福」抓住永恆,為什麼全教會有八百多人願意一起來到退修會?其實教會真正困難的是這個──「彼此相愛」。彼此相愛會帶出真實的喜樂和恩膏,故事之所以感動人,是因為劇情,而不是因為理論。  高牧師也鼓勵弟兄姊妹,跟上教會的新生活運動,讓我們提升生命的品質,第一波的新生活運動,鼓勵弟兄姊妹學習吉他,第二波鼓勵弟兄姊妹用閱讀取代滑手機,退修會中提出第三波──學習口琴,高牧師帶領牧者口琴團隊演奏詩歌,而這個口琴隊是前一天才成軍,鼓勵弟兄姊妹給自己多一點的學習空間,音樂和閱讀都會豐富我們的生命。退修會中,牧師讓弟兄姊妹分享自己新生活運動的閱讀狀況,每個人紛紛拿出自己預備的書籍,高牧師所讀的是《從聖經學英文》,針對「閱讀」,高牧師指出三點:一、「看見」安靜的自我面;二、「越過」習慣的生活圈;三、「爬升」屬靈的新高峰。閱讀使我們不活在別人的眼光裡面,自己面對自己,學習安靜,也改變我們的時間運用,相對少了滑手機、追劇的時間,讀一本好書,使我們有更寬廣的思想和感動點。  退修會中,除了牧者的信息分

[教會消息] 使徒生命課程 亞伯拉罕與羅得的選擇 2021.2

使徒生命課程進入創世記第12章,進入亞伯拉罕的故事,上帝呼召亞伯蘭的父親他拉離開富饒的吾珥,亞伯拉罕跟從神,沒有絲毫的懷疑,凡他所到之處都築壇獻祭,我們是否已建立了凡事以神為首的築壇人生(求告神的名、與神同在的生活)?  「亞伯蘭帶著他的妻子與羅得,並一切所有的,都從埃及上南地去。……他從南地漸漸往伯特利去,到了伯特利和艾的中間,就是從前支搭帳棚的地方,也是他起先築壇的地方……那地容不下他們;因為他們的財物甚多,使他們不能同居。當時,迦南人與比利洗人在那地居住。亞伯蘭的牧人和羅得的牧人相爭。」因為他們的財物甚多,以致那地容不下他們,人生的祝福到底是甚麼?擁有很多,以至於紛爭,以至於「分開」,高敏智牧師說,眼睛看得見的是財物,但財物不能使我們享受神的恩典,詩篇133篇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教會剛結束兩天一夜的退修會,弟兄姊妹為什麼要付上時間、金錢,勞師動眾一起到雲林?其實真正的關鍵在於:大家喜歡在一起,在一起就有安全感。生命中最大的福氣不是財物增多,而是弟兄和睦同居,彼此相愛才能領受屬天的恩膏。  羅得在與亞伯蘭叔姪分家之抉擇中,看到地土的富饒就首選了上好的美地,看到人世間的豐富,可惜的是,就是沒有在意神是否在其中而漸漸挪移帳篷,最終羅得帶領其一家進入所多瑪城,羅得不知道所多瑪是怎樣的地方嗎?他一定知道,但他仍然被吸引;而亞伯拉罕不是,他每到一個新的地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築壇獻祭給神!(創13:4、18... )這就是先求神國、凡事先求告神的證據! ▌本報訊

[牧者觀點] 在職場常常面對世界的挑戰, 如何在職場落實聖經的原則? 2021.2

職場的基督徒,就像是在戰場上第一線的士兵,面對的衝擊往往也是最強烈的。許多弟兄姊妹分享在職場的艱難:世俗的文化、祭拜的問題、同事之間的關係……如果要持守聖經真理的原則,真的每天都像在打仗一樣。我想要說的是:「你確實身處在戰場,不是好像。」談及基督徒在職場的挑戰,我會想到一個聖經人物──但以理。但以理目睹了猶大王國滅亡,被擄到外邦,而奇特的是,他在外邦受到君王的重用和喜愛,他是怎麼做到的呢?  一、令人信任的特質  但以理號稱「三朝元老」,不管怎樣改朝換代,他都是宰相,我相信君王並非傻瓜,但以理身上必然具備超群的智慧,還有做事的能力,因此他可以擔負國家的重要位置。當我們在面對世界的挑戰時,我們先評估自己,在職場上我有沒有「令人信任」?我是別人眼中盡忠職守的工作同仁嗎?別人交代事情給我,我真的可以使命必達嗎?面對挑戰,我們必須有一個前提:在工作上有好的見證,少了這一點,任何信仰的堅持都讓人不以為然。  二、美好的靈性  但以理書中提到,但以理有美好的靈性。美好的靈性是怎麼來的呢?但以理每天面向耶路撒冷禱告,即使國中下了禁令,不可跪拜君王以外的神,他也沒有改變他的堅持,也因此有了獅子坑的故事。美好的靈性就是從這裡來的:每天與主親近,與神建立關係。基督徒每個禮拜參與聚會,每天的靈修,其實是為自己儲備足夠的「彈藥」,讓我們有「實力」面對世界,美好的靈性看似「沒有實際用處」,因為他不是專業的能力,但是對基督徒來說卻是不可或缺的,因為基督徒須要面對世界,活出「分別」的生命,如同尼希米「一手作工,一手拿兵器」。如果我是一個期待在職場榮耀神的人,我們每天的靈修、教會的聚會絕對是必要的,因為「美好的靈性」不會突然產生,這是一個長時間建造的過程。我有美好的靈性嗎?柔和、謙卑、言語得當、令人信任……嗎?當我們擁有美好的靈性,會愈來愈像基督,聖靈必定給我們智慧,應對職場上的種種問題。  三、把上帝當成真正的老闆  我們所做的事情,不管在人前、人後,都不該有「暗昧的事」,活出一個真正敬虔的生命,關鍵是:沒有人看見的時候,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把上帝當成真正的老闆,有些事情我們會知道不應該去做,有些地方我們不應該去。如果有人問:但我的工作就是不可避免地需要上酒店應酬,怎麼辦?我的觀點是,我不會選擇一個「不可避免上酒店應酬」的工作,「表態」是我們必須有的勇氣,做上帝要我們做的事,把上帝的心意,放在「人

[牧者心語] 真愛的彰顯-從杜蘭朵公主到寄養家庭 2021.2

「神在他的聖居所, 作孤兒的父親,作寡婦的伸冤者。 神使孤獨的有家可居住。」詩篇68:5-6 (新譯本) 「在父神看來,純潔無玷污的虔誠,就是照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被世俗所污染。」雅各書1:27(新譯本)  要說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想應該沒有什麼能夠讓普世都認同的答案了,那就是「真愛」!幾個月前在衛武營再次觀賞了一次杜蘭朵公主歌劇,真正改變杜蘭朵冰冷的心,不是卡拉富王子的熱烈追求,而是柳兒的為愛犧牲。當公主問柳兒:「你哪來這麼大的勇氣?」 柳兒唱出她的心聲:「因為愛!」雖然劇情浪漫,但畢竟還是太悲情。為了救心愛的人,而犧牲自己生命,這樣的愛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劇中穿插了因為擄掠產生仇恨,以及愛與原諒的主題,學生時代跟現在看這齣劇的心境大大的不同,對於真愛的定義有更深的體會。雖然如此,在柳兒赴死的那一幕還是讓我不禁紅了眼眶,想到羅馬書5:6-8說到:「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  為了要保護所愛的人,柳兒甘願犧牲自己生命,這樣的愛令人震驚。為所愛的人,或為了保家衛國壯烈捐軀,這樣的犧牲讓人尊敬;然而,有誰會願意為罪人、為殺人犯、為販毒者、為作惡、為逼迫他的人死呢?為這些犯罪的人死,從世人的眼光來衡量,是不值得的。但是,在神的眼中,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祂甘願捨己救贖所有人的生命。這份超越的愛驚天動地、也感動了世世代代的人願意來跟隨耶穌,生命得以更新而活出真愛!  來自加拿大的宣教士歐牧師夫婦,數十年間陸續收養和寄養了許多台灣的失親兒,每一個孩子的背景故事都令人心酸。神感動了歐牧師夫婦及他們的孩子,全家一起參與了寄養家庭的生活。邊聽邊落淚的專題分享,是因為那份「給出去的愛」,以及「領受愛的人」,更寶貴的是──那無私的「愛的源頭」是創造主──上帝!歐牧師用流利的台語分享著他如何受上帝的呼召成為牧師、來到台灣傳福音、傳揚神的愛。  有一天歐牧師夫婦決定要認養失親兒,他們將這個決定告訴三名兒女,不到十歲的老么卻哭了,他哭不是因為有陌生人來當弟弟、要來搶奪父母的愛。他哭是因為,他覺得父母怎麼有這麼偉大的愛…。歐牧師提到:有一個寄養小孩沒有父親、母親是乩童,小孩來到歐牧師家寄養,一開始小孩充滿懷疑的眼神、態度很冷漠。但是,後來他從歐牧師的家庭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愛和溫暖。感謝主

[天路歷程] 《神跡》 獻身事奉的決心 2021.2

如同頌和傳道的引言,「神跡」是神在每個基督徒身上特別的經歷,也是神在我們身上工作的「痕跡」。在這特別的聖誕月,教會牧者帶領同工呈現的年度音樂劇,上演的不僅是教會曾經的故事,更是一段直到如今仍在持續經歷的神蹟,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而這一群人就是「教會」。已分不清戲裡戲外或台面上下,從過去到此時此刻,日子的點滴融匯成真實的教會歷史,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能參與在當中是一件讓我深感不可思議的事並何其榮幸的恩典。  《神跡-教會的起源》,是南聖的宣教史,也是我個人信仰與蒙召的開端,對於有92年歷史的南聖,信主甫三年半的我猶如初嬰孩,在和劇組同工的過程中,不斷記念著自己與主相遇的種種,回想起當年正走在黑暗籠罩的迷途裡,在我想放棄生命的盡頭時,因著「教會」這樣清晰又強烈的意念即時拉住了我,神的工作便在我身上明顯地展開了,就像劇中阿普唱出的救恩,「福音是好消息,憐憫臨到不配得的人身上,我本來只是個階下囚,天父卻愛我到底,使我們成為新造的人...」。  在我信主當年的10月,高世輝牧師公回了天家,在牧師公的安息禮拜中,從故人略歷才認識這位面容慈祥的長者,並瞥見高進元牧師事奉的一生,眼淚竟不停落下,我心裡初次聽見了主對我的呼召,成為我生命道路的轉捩點...「當日據時代,教會被封閉,高進元牧師在黑暗的禮拜堂講台上跪下禱告,然後對著空無一人的會堂講道,仍希望所講的信息能傳達到每一位信徒的心底;講完之後走下講台,摸著每一張座椅,為習慣坐在上面的弟兄姐妹禱告,如此經年不輟。1952年5月14日當天,正在電台講福音時忽然腦溢血倒地,正應了他自己所說:『希望為主的道大聲疾呼至死倒下!』」當我細看教會的歷史資料,並回應、立下獻身事奉的決心,到隔年接受牧師的邀請進入事奉團隊;從被救贖、蒙召,直到在燈控台前為音樂劇同工,整個排練、預備過程使我懷著敬畏和述說不盡的感恩,甚至演出當下都難忍淚水地領受神豐盛慈愛,即便刀劍、逼迫、患難或災害,相信越黑的夜裡,星星越發閃亮,神親自用祂的教會、祂的忠僕對我的心宣教,使我看見高進元牧師並他後代信心的典範,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深願自己以此為榜樣,持續學習良牧的心腸,見證神在每一位弟兄姊妹身上的工作,為我們開一條新路。 感謝神,賜給我教會 教會,就是神用自己血所救贖的 教會即使滿目瘡痍,依然在主的帶

[天路歷程] 《神跡》 思故人 2021.2

南聖2020聖誕劇《神跡》,使吉男想追也是劇中人的曾約安堂叔,感謝主!居然在失聯數十年後,重新得見他們照片及美好見證!  吉男堂叔曾約安,為公公年少玩伴。其父為曾尾吉,家中開華香餅乾廠,在聖教會聚會,高進元牧師時代,約安隨其父在聖教會,因此之故,也才會邀吉男父親到聖教會參加沿街打鼓傳福音。推論,牧師公、仰虔父親、約安叔、公公,都曾在同一歷史場景中互動。  1946年3月,約安在趙世光牧師(靈糧堂創辦)主領培靈會中被聖靈感動願意將自己獻給主。  1948年9月,他17歲,因政局不安離開台灣,坐船途經上海,到趙世光牧師創辦之寧波華東聖經學校就讀(當年他與牧師公兩人還相約一起去就讀,可見兩人感情之好。但約安叔去沒多久大陸就淪陷了,牧師公也因此無法去會合,從此一別就20幾年,牧師公亦常述說這一段故事)。  當船到了吳淞口,他緊張起來。他想:「我只會閔南話,不會講普通話、上海話,萬一沒有人來接我,怎麼辦?」  他在船艙裡大哭,跪著禱告。一句聖經上的話進到他裡面:「亞伯拉罕因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道往哪裡去。」「憑信心,遵命走前面的道路」,就成為他一生的禱告和心願,也成為他一生的生命和力量。禱告後,心中充滿平安喜樂。  1958年9月因信仰被捕,判刑12年,管制5年,實際在勞改隊23年。被捕當天,在呼嘯的警笛聲中,他是唱著讚美詩進監獄的。  1969年因腹膜炎在勞改農場醫院動手術,因過時不醒而被報死亡。後卻醒來,並復原。  在勞改隊期間,仍心繫福音,服事許多中國家庭教會,甚至創辦回音團契。  1982年被在美親友營救去美國,途經台灣,來公公家中敘舊,赴美後失聯,這次因著頌和的音樂劇《神跡》演出打鼓傳福音一段,激起吉男對歷史的好奇,竟能於數十年後拼出這歷史拼圖。   約安叔不止一次,甚至在臨終以前還說:「感謝主,神的帶領何等美善,絕無錯誤。」為著23年在勞改隊他毫無怨言,他說,「祂不僅是我救主;祂是我生命的主,引導我生命成長;是我的王,我將一切榮耀歸给祂」。  2012年,約安叔於加州千橡城安息歸主。  ▌馬可牧區 林敏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