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31, 2020的文章

[南聖頭版] 全球禱告日 當號筒末次吹響時你在哪裡 2020.22

2020年全球禱告日禱告聚會將於今天下午登場,因為疫情的緣故,今年沒有眾教會聯合禱告,但是台南區的眾教會將於同一個時間,不同的地點同步進行,點燃禱告的火,為國家守望,並在這個世代,重新檢視教會是否真的在神的心意中,純正的教會,將是國家翻轉復興的關鍵。高敏智牧師在今年的禱告會中,以「號筒末次吹響時,你在哪裡?」為主題,是一個生命的反思,也是預備進入末後的世代,提醒會眾要更加儆醒。
 高牧師引用哥林多前書15章的經文:「弟兄們,我告訴你們說,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不能承受不朽壞的。我如今把一件奧祕的事告訴你們:我們不是都要睡覺,乃是都要改變,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林前15:50-53)改變,必須是一種持續的狀態,並且是要「變好」,而不是「變質」,當主再來的日子愈來愈近,就不需要再用虛假的平安粉飾太平,因為災難頻傳的世代,就算不是基督徒也看得見「災難」,但身為基督徒,對於接踵而來的災難,應該要有更超越的眼光,並且得著生命的智慧,知道該如何走最後一步。
 萬物的結局近了,高牧師提醒弟兄姊妹,不要晚節不保,教會真的會被提嗎?你我真的能進入神的國嗎?只有合神心意的教會,才能得著最終的冠冕,盼望弟兄姊妹同心同行,在最後的冠冕中有分、有權、有紀念。
▌本報訊

[教會消息] 六月門訓課程恢復上課 2020.22

經過二個月的停課,六月門訓課程恢復上課,請學員留意上課時間。但原本四、五月停課之課程,延後至今年九、十月上課,若上課時間無法配合之學員,可於下半年提出退費申請,或是改修六月之門訓課程。
※聖經課程 初信造就D       董彥君牧師 6/10 (三)上午9:30-11:15(211) 渴慕神C         林士弘傳道 6/02 (二)晚上7:30-9:15(208) 聖經人物-雅各  高頌安牧師 6/03 (三)上午9:30-11:15(大衛廳) 詩篇            吳玉萍牧師 6/03 (三)晚上7:30-9:15(雅歌廳) 禱告的操練進階  尤昭然牧師 6/02 (二)晚上7:30-9:15(大衛廳)
※媒體課程 燈控入門        楊涴婷姊妹 6/6 (六)下午2:00-3:30(大會堂) 平面設計一      陳家彬牧師 6/16(二)晚上7:30-9:15 (208) 平面設計二      王楷欣弟兄 7/14(二)晚上7:30-9:15 (208) 平面攝影        王誠正傳道 6/17(三)晚上7:30-9:15 (211)
※音樂學院 個別課程皆恢復上課 6/28及7/5下午2:30門訓結業小合奏課

▌本報訊

[教會消息] 高鐵教會工地禱告會 2020.22

五月29日上午,高鐵教會工地禱告會由第二軍團同工前往,高鐵教會工程進度:連日豪雨暫停施工,由於基礎回填土讓遭遇梅雨,導致土壤泥濘,無法施作,請為後續工程能順利進行禱告。
 ▌本報訊









[教會消息] 牧者影音同工參訪 救世傳播協會 華神八德校區 2020.22

五月20日(週一)高牧師帶領牧者同工,前往台北救世傳播協會(ORTV)參訪,此行主要目的,是看「光瞬模投影設備」。光瞬模是一種投影布幕的奈米技術,透過材質與結構的設計,讓投影機打在布幕上的光線能產生超高畫質與光澤,是突破性的技術,將來母堂與高鐵教會將一併列入考量。
 救世傳播協會的同工,也帶領南聖的團隊參觀他們的錄音室、攝影棚等影音媒體設備,另外還有動畫製作,比照一些電視台的規格,讓同工能近距離討論與瞭解。中午時段,團隊與洪善群長老、天韻謝光哲團長及廠商一起用餐,從言談中感受到救傳對台南聖教會的禮遇與彼此學習的心,在主裡同心興旺福音。
 回程時,高牧師帶領同工至八德新華神校區,參觀大禮堂設計,以及拜訪何世莉老師、程玲老師。整趟旅程收穫滿滿,期待將來能應用在教會的建造上,帶來福音的果效。
▌本報訊










[牧者觀點] 請問如何用愛心說誠實話, 如果是有狀況又玻璃心的人,該如何引導他? 2020.22

讓我們先看這段經文的出處: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弗4:15),從這段經文我們可以了解,用愛心說誠實話是有一個目的的: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以弗所書的主題是教會,任何倫理上的、真理上的行為、言語都要在一個建造教會的大前提下被定義它的好壞。
所以一句話,它是不是用愛心說的誠實話呢?判斷依據就是講這句話的人是不是出於愛弟兄、建造弟兄、使教會和睦、合一的前提下去說出這樣的話的?因為有的時候我們去指責別人不是為別人好,而是出於自己的私慾。這樣的私慾有時候是自己要發洩情緒,要抒發自己的不滿,要讓別人知道自己不高興,這樣的言語常常會傷害對方、激怒對方,造成人際關係、同工關係、家庭關係的破裂。所以當對方不接受你所說的「誠實話」的時候,也許我們可以反省一下自己:我們所說的是否真的為對方好?或者為了教會的緣故不得不指出對方的錯誤,以至於教會能夠減低虧損、變得更好?
這樣一想,我們就發現,「我是用愛心說誠實話欸!」這句話其實常常出於說話者的血氣,並且透過經文想要使對方認同自己的觀念。經文大戰常常出現在基督徒的吵架當中,事實上,用「經文吵架」並沒有比較屬靈,相反地,讓經文淪落為講道理的武器,破壞了許多關係。父母要兒女孝順他們;兒女要父母不要惹他們的氣,這樣的經文你來我往,實際上對關係建造沒有任何幫助。所以我們要記得,聖經中的教導、責備的經文,是對我們自己說的。如果我們讀這段經文的時候想到別人,然後心裡說:「對!上帝都這樣說了,你還不改變!聖經都說不能這樣了,你還依然故我……。」其實,我們忘記了,讀聖經是為自己而讀,而不是為別人。
另一種情況,是我們真的用愛心說誠實話了,真的為那個弟兄好,真的希望他不要誤入歧途,可是他還是不聽,甚至他玻璃心,反過來指責我,該怎麼辦?其實我們要知道,生命的進程是需要時間的。過去的壞習慣、不好的行為、意念,不是短時間能改變的,需要上帝不斷地動工、牧者不斷地澆灌他的生命、陪伴,他才能成長。如果是這樣,怎麼能因為你一句出於愛心的誠實話,就叫他完全的改變呢?所以遇到這樣的人,我們更要為他多多禱告,讓他被上帝改變才是,而不是轉過去不理他,心裡面說:哼!講了你也不聽!再也不講了,你就繼續這樣下去吧!要記得,上帝沒有放棄過我們,如果我們真的為對方好,也不應該放棄他。
祝福你,成為一個能虛心接受別人對你用愛心說誠實話,也能成為一個真的為了對方的好處…

[讀好書 新視野] 黃迺毓老師著作 《有人在家嗎?》家,是你的祝福,還是你的重擔? 2020.22

幾年前,在華神接受裝備的時候,第一次接觸到黃迺毓老師,學校邀請她分享一個專題,短短一個小時的分享中毫無冷場,在她的專題中,被她深入淺出、智慧幽默的話語深深吸引。 黃迺毓老師,素有「童書界教母」之稱,想當然耳,是個說故事高手。她畢業於輔仁大學家政系,美國南伊利諾大學碩士、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談兒童教育與家庭生活,積極推廣親子共讀。著有多本暢銷書籍,對家庭親職教育的推廣不遺餘力。
 《有人在家嗎?》是一篇一篇的生活分享,讀起來輕鬆,又充滿婚姻家庭的智慧。本書的第一章是「臥房──婚姻篇」,引言這麼說:
 「如果一個家只有一個房間,再怎麼簡約或寒磣,總會有張床和被褥,可見家的首要功能是提供一個可以躺下來睡覺的地方。雖然一走進家門,不會直接看到臥室,臥室卻是居家首要的處所,否則回家不能睡覺,家就不是家了。婚姻關係是家庭的首要,是家庭生活教育的核心。其實,婚姻關係是所有關係中最親密、最困難、最關鍵,一般來說,夫妻關係健康,家庭關係才會長壽。」
 此書的分類相當特別,用「臥房」講婚姻;「客廳」談公共政策(青少年社會現象探討);「起居室」談教養;「書房」談學習;「廚房」談創意;「衛浴」談享受;「儲藏室」談珍惜。每一個主題都是用數篇小故事,從故事中理解婚姻家庭、教養的智慧。
 黃迺毓老師經驗豐富,除了暢銷著作之外,自己也經常受邀上節目分享婚姻、親子議題,如果您對這樣的議題感興趣,又想避開過於理論、難以消化的專業書籍,《有人在家嗎?》適合想「輕鬆讀」的你。
 ▌李慧貞傳道


[我的少女時代] 我的少女時代 2020.22

因詩歌佈道會而信主
 進入國中以前,我從來就沒有聽過基督教信仰,只知道聖誕節有一位嬰孩生在馬槽。但是,這個外國嬰孩跟我有甚麼關係? 一直到我在就讀的教會學校中,才知道原來祂叫做耶穌。當時學校常常請天韻詩班來演唱,因為詩歌和生命見證,讓我感受到一股暖流,知道有一位神是這樣的愛我。於是,我就自己悄悄的接受了主耶穌做我生命的主。 夢想幻想交織的中學生活
 因為國中高中都住校,每天都在校園裡晃來晃去,沒有電視、不能吃零食、要自己洗衣服、曬衣服、鋪床摺棉被、過著規律的生活。我好像也還滿喜歡的,有些同學不適應住校生活而躲在棉被裡哭,沒幾個禮拜就轉學了。我覺得這些同學很弱,根本是公主病。後來想想其實我自己也是另一種公主病,就是無法忍受別人行徑的病。團體生活有時候也是滿孤單的,我是一個外表安靜柔順,可是內心叛逆的人。聽著同學們講一些電視劇,追哪些明星、買畫報照片,還有很多我聽不懂又沒興趣的事物;女生們又很喜歡有小圈圈,我為什麼要去討好別人,我很不喜歡這樣的人際關係氛圍。總覺得好像沒有一個可以聊的好朋友。於是我開始寫日記,將心中許多的想法寫下來,抒發自己的心情(現在翻開國中的日記,覺得十分好笑。原來國中的我是這樣的想法。)我的日記後來逐漸變成與神的對話,有點像是靈修生活筆記!
 我喜歡去學校圖書館借書,沉浸在小說裡使我可以脫離現實生活、去琴房彈鋼琴、去英聽教室聽英文歌曲、參加學校團契、社團和寢室晚禱。放假日喜歡跟同學去冰宮溜冰、去淡水騎協力車、去重慶南路逛書店。我記得每天晚上十點宿舍寢室要熄燈了,我們要乖乖地睡覺不能講話,我都會躺著看著窗外的星星跟神禱告,幾乎每天的禱告詞都是一樣的:「主啊!赦免我,我昨天很累,禱告到睡著了,真是抱歉!」我也常常幻想著,將來的我會是怎麼樣呢?有很多夢想、對未來的想像、心中的白馬王子,然而,大都是不切實際的,卻也平平安安的過了中學六年。
有個比學校更好的地方?
 雖然是教會學校,但是,學校不是教會,我對教會帶著一種期盼,總覺得教會會成為我的拯救和力量。有一天週六放學,我坐公車回家的路上會看到幾個教堂,我心中下定決心,要去那個教堂看看。我其實在那個教堂外面已經徘徊好幾次,也看到門外寫著少年團契的時間,當我鼓起勇氣走進去,可是沒有人招呼我,我就害怕的跑掉了,從此,沒有想要再去教會。教會不是應該是一個很溫馨親切的地方嗎? 那次的經驗讓我很失望,可是,很奇妙…

[天路歷程] 疫情中備受祝福的婚禮  2020.22

一直以來,我不喜歡在人多的場合站在大家面前,因為覺得很不自在,想到「結婚」,極度想要直接登記就好,也跟媽媽提過這樣的想法。後來看到建豪的的家人及我的家人,都是受洗過,但是心靈狀態幾乎已在羊圈外,所以想要藉由這場婚禮成為福音傳遞的地方,也讓一些非基督徒的朋友可以藉由這次機會踏入教會,這是我一年前深入心中的想法。
 順利說服我們今年踏入婚姻,並開始籌備的人,是我們的區長夫人美貞姊,她講說:婚禮不需要花費太多,最好樸實一點。這正打中我們認為「婚禮要花很多錢的點」,這個問題被排除就沒有顧慮了。而我們從今年一月決定要結婚,到五月份就舉辦婚禮,那麼匆促,有功於區長夫人強力的推動。
 當我們回家跟爸媽說:「我們要結婚了。」雙方家長都嚇了一大跳,因為他們唸了一年,我們都不為所動,今年剛開始就突然拋下震撼彈,又說五月就要舉行婚禮,還選在台南,一切都覺得「太扯了!兩個嘉義人,為何在台南結婚?」
 在台南聖教會,我感受到沒有卑賤之分,每個人都被平等對待,這裡真的有家的感覺,所以我希望我最重要的婚禮,是在這裡。
 感謝主,當想要為主傳福音,真的什麼事情都很順利。
 建豪的阿嬤在今年過年時過世了,傳統是要百日內要結婚或者就是延到一年後,但他僅受洗過的父親居然就很了當的說:「因為你是基督教,所以不需要遵守這個規範,按照你們既定的計畫就好。」在喪禮的過程,建豪是長孫,照理說要做很多傳統信仰的儀式,但也一樣都被公公豁免不需要做,感謝主保守。
 這場婚禮另外一個考驗是全球的疫情,原本預定五月婚禮、六月宴客,雙方家長覺得很不妥,想要延期,但我們堅持五月要按照計畫舉行婚禮,人少一點沒有關係,重要的是家人可以透過這場婚禮,再次感受到教會的溫暖和上帝的愛。尤其是婆婆,原本是基督教信仰,因為嫁入非基督化家庭而離開了羊圈許多年,期待能再次將之喚回,也讓公公能夠開始真正進入這個信仰。感謝主,從倒數一個多月爆發了軍艦事件,到五月,上帝就讓疫情緩和下來,這過程豈不是上帝的作為嗎?從原本可能新娘、新郎都要全程戴口罩,到那天拍照時拿下口罩都不用太擔心,這真的要高舉基督的名,榮耀歸給祂!
 在台南聖教會,從牧師、傳道同工到小組員,保羅牧區弟兄姊妹投入協主這場婚禮,在這裡的同工,婚喪喜慶不收取任何紅包,因為一切是為主而做,但也因此贏得人的心,贏了人心勝過得到錢財,在此要謝謝一同完成這場婚禮的所有人員,謝謝大家!把這榮耀全…

[電影與人生]「捍衛聯盟Rise of the Guardians」 ──我們的「複二代」孩子   2020.22

動畫電影一直是我較喜歡看的電影類型,因為此類電影比較屬於老少咸宜的觀賞等級,所以要表達的意境會比一般的真人電影來得直接易懂,像是《腦筋急轉彎》、《玩具總動員》、《冰雪奇緣》,或是宮崎駿的《天空之城》、《魔女宅急便》等,陪著孩子或學生看,都可以很快的進入情境裡,看完又可以一起討論,比較不會有人斷線及冷場 (其實自己的貓腦袋也沒多靈光)。
 「捍衛聯盟」動畫電影主要是在描寫一群保護孩子的守護者,由送聖誕節禮物的聖誕老人、復活節彩蛋的猛兔哥、收集乳牙的牙仙子和編織美夢的沙沙所組成,帶給世界上的孩子歡樂和希望,並對抗從黑暗或惡夢中嚇人的夜魔。
 電影從主角傑克凍人的出現開始故事的主軸,他被創造並要探索自己未知的身分,而且只有出現一顆大餅臉(大滿月)告訴他名字。傑克凍人像精靈一樣是人類看不見的,而他卻有著操控風雪的能力並且到處惡作劇。守護者們發現夜魔開始用黑暗及惡夢侵擾世界上的孩子們,使得孩子們越來越不相信守護者們的存在,因而讓守護者的力量開始逐漸消失。因著大月餅(呃,是大滿月)的提示,守護者們尋找到傑克凍人並邀請他當守護者,但被他很屁孩地拒絕了。後來他仍然好奇的跟著守護者們一起執行任務及保護孩子,並想辦法對抗「假鬼假怪」的夜魔,從幫助孩子們的過程中了解到自己有多「中二」……誤!是真正的自己(汗~)。因著孩子們相信他的存在,所以傑克凍人被看得見了。最後傑克凍人也成為守護者,與其他守護者們一起保護這世界上的屁孩們,算了,懶得更正自己脫線的腦細胞了。
 就像一開始所說的,這部電影表現的主題很明顯,圍繞著兩個清晰的主軸:  1) What is your center? 什麼是你心中的特質?  2) 被相信就看得見,不被相信就看不見。
 第一個主軸是很多電影在表達的概念:「認識真正的自己」。這好像是世界上最難也是最普遍的課題,因為不僅是電影,許多其他種類的藝術像戲劇、書籍、歌曲,甚至課程及各類的專題演講都在探討如何了解真正的自我。
 第二個主軸是「自我感覺」,而「存在感」就成為許多人對自我價值的定義。所以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感」常被建立在別人的眼光上面。在電影裡被相信就存在就看得見,不被相信就看不見! 但電影在Ending中傑克凍人與孩子的對話裡做了一個很美的結論:即使看不見我,也要相信我一直都在。
 在這段對話裡很有《雲上太陽》這首詩歌的意境:你會因為雲遮住了太陽,就說不相信…

[天路歷程] 影響我最深的一句話  2020.22

影響我最深的一句話是「喜樂的心,乃是良藥」。這是我第一次進教會時所聽到的,當時第一次聽到並沒有太多的感觸,但後來是因為五年級下學期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事,才讓我對這句話有所感觸。
 五下的時候每天到學校就被同學嘲笑,或是講讓我不舒服的話,我的好朋友也都不幫我,讓我每天都很不想到學校。
 到了六年級的時候,我就想起這句話「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所以每當我遇到這些事的時候,就會往好的方向想。例:這是一個考驗,經過以後,到了國中如果再遇到就知道如何處理;經過以後,如果有人跟我一樣,我就可以安慰她……等。
 因為這句話、想法讓我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都會在意別人的想法,充滿著負面想法和心裡充滿害怕……等,但現在全都是正面的想法、抱持著樂觀的態度、心裡充滿著喜樂。
 因為「喜樂的心,乃是良藥」這句話,讓我變得不一樣,所以我希望我能用更大的愛去包容那些欺負我的人,使他們也跟我依樣喜樂充滿愛。
▌兒童牧區 吳昀倢



[科學與信仰] 恐龍是 上帝創造的嗎? 2020.22

創世記記載上帝在第四天創造了在水中各樣有生命的動物與飛鳥,在第五天創造了地上各類的牲畜、昆蟲與野獸。所有的活物都是上帝創造的,所以恐龍當然也是上帝的創造,但現今的科學告訴我們恐龍是活在6千五百萬到2億年前,這個時期人類還沒出現,但因未知原因(有一種說法是隕石擊中地球,造成氣候劇變,而導致大規模的物種消失),所以恐龍就絕跡了,於是哺乳動物才逐漸出現,後來才出現了人類。成為基督徒後,這一段恐龍的歷史最讓我們疑惑,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恐龍的化石被發現,我們不能視而不見的說恐龍不曾存在,如果恐龍真的存在於人類創造以前,那上帝是否對我們隱瞞了那些秘密?還是神創造的一天其實是一億年以上,所以到第六天創造人類時,恐龍就已絕跡了。還是這些科學的解釋有問題?我們到底該如何來透過聖經的觀點來思考恐龍的問題呢?
 首先回到聖經來看是否有提到恐龍這樣的動物,很遺憾,若用恐龍這個關鍵字去搜尋整本聖經,你絕對找不到這個詞,那是因為恐龍這個名詞是到了1842年由英國古生物學家歐文爵士用拉丁文所創造來的名稱,而聖經舊約部分的成書早在2千多年前就已完成,當然不會有恐龍這個字,但在聖經中卻有很多的地方提到「龍」這個生物,難道聖經中的龍就是恐龍了嗎?或是恐龍在聖經中另有其名?
 回到創世記第一章,上帝創造水生生物時提到創造了「大魚」,這個大魚是我們以為的鯨魚嗎?因這聖經翻譯的問題,有些動物名詞的描述就會有不夠精確的問題,若查英文是大海獸“seamonsters”,希伯來文記載為Tanniyn。Tanniyn在英文版的聖經中有幾種不同的翻譯;有時被譯成「海怪」,有時被譯成「大蛇」,最常見的翻譯則是「龍」。所以我們知道上帝也創造了一些我們目前沒看到,也很難想像的巨大動物,但那是恐龍嗎?很難下一個定論。
 在約伯記第四十章中,耶和華舉了他所造的動物來述說上帝的大能,第15節提到,「你且觀看河馬,我造你也造牠,牠吃草與牛一樣;牠的氣力在腰間,能力在肚腹的筋上。牠搖動尾巴如香柏樹;牠大腿的筋互相聯絡。牠的骨頭好像銅管;牠的肢體彷彿鐵棍。牠在神所造的物中為首;創造牠的給牠刀劍。」這段話所描述的動物真的是河馬嗎?若看英文的用字是”Behemoth”代表一個龐然大物,他的尾巴如香柏樹,可是河馬的尾巴就像一條線,難道上帝誇大其詞,還是我們解讀錯誤了,這個動物顯然不是河馬,那是恐龍嗎?若從現在考古學的發現,這一段文字的描…

[信仰藝廊] 舞出堅持不懈的生命之歌 第一位非裔首席女舞者—米斯蒂.柯普蘭(Misty Copeland) 2020.22

2015年6月30日,世界知名的美國芭蕾舞團(American Ballet Theatre)成立75年以來,第一位非白人的首席舞者誕生,名叫米斯蒂.柯普蘭(Misty Copeland)。她32歲登上《時代》雜誌(Time)封面,33歲正式晉升為舞團的首位非裔首席舞者,在史特拉汶斯基的著名作品《火鳥》以及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舞劇中都帶來絕妙的演出。2018年底迪士尼推出的《胡桃鉗與奇幻四國》電影,也是她在劇中舞出曼妙舞姿。
 過去芭蕾舞在我們印象中,不外乎是歐美舞者身穿白色蓬紗裙、身體線條細長、臉蛋白皙清秀的樣貌,因膚色、身材被拒於芭蕾界大門外的例子多而又多,柯普蘭起初也是這樣,黝黑的膚色讓她學習芭蕾之路四處碰壁,尤其她並非從小習舞,而是13歲才接觸芭蕾,旁人對她的發展都不抱期望,唯有她自己知道要為了什麼而努力:一是為自己的興趣,熱愛它,並付諸努力實踐它;二是為所有和她一樣懷抱芭蕾夢的非裔小舞者,她要證明,當有一天她站上首席舞者的位置,代表的不是她個人,而是代表整個非裔舞者的未來。
 帶著這樣的使命感,每次練習從最基礎的扶把暖身,到中間位置時的舞技訓練,她都要求自己做到最細緻,不放過每個細節,因為成功沒有捷徑。就是因為知曉自己離目標還很遙遠,讓柯普蘭的學習之路一點也不無聊,看似千篇一律的上課她都用盡全力,每次的自我挑戰都為她埋下深厚基礎。不論追求的夢想是什麼,最重要的不外乎是堅持與毅力,她以自身經歷激勵人們:「即使你起步比別人慢、年紀已經不小,或時常懷疑自我,舞者堅持不懈的精神將引領你舞出獨特的人生。」
 柯普蘭在紐約首演《火鳥》的那一晚,她的小腿帶著重傷,連走路都疼,但腦中不斷浮現的一句話:「這麼做是為了非裔女孩。」使她努力咬緊牙根,多年的預備就是為了這一刻,她絕不中途放棄。傳記中她寫道:那些從前和我一樣窮困、缺乏自信,或者被誤解的人們,「我要為他們而跳,尤其是他們。」這段話展現了柯普蘭更宏觀的自我實現,不是為自己,而是要鼓勵與過去的她一樣弱勢、不被看好的人,只要奮而不懈,一定也能舞出一片天。
 以柯普蘭的經歷對應基督徒的信仰之路,或許世人看待基督徒的眼光也是異樣的、是不被看好的,但我們內心要比誰都堅定地知道所信的是誰,並且要帶著傳福音的使命感走向世界,在各方面做信徒的榜樣,使人看見我們就像看見基督,如同支撐柯普蘭前進的不只是自己,而是整個弱勢族群舞者的…

[攝影天地] 甘霖  2020.22

疫情的緩解讓國人鬆口氣,從對每日2:00指揮中心的關注,開始留意各水庫的蓄水率。拜去年9月的滿水位佳績,從年初、全國可豪放洗手防疫;時序進入炎炎夏日,巴巴望著遲到的梅雨鋒面,終於!久違的雨中獨有味道回來了,駭人的雷聲是如此悅耳!

 「我的靈在我裏面發昏...我的心渴想你,如乾旱之地盼雨一樣」(詩143:4.6)我們靈的滋潤是靠蓄水池?還是源源不絕的活水泉源?當你覺得口渴時,其實已處於脫水狀態!


▌圖:蕭培賢   文:蘇惠玲




[大衛牧區] 家庭感恩禮拜 2020.22

五月20日晚上7:30大衛牧區弟兄姐妹在陳安妮姐妹家舉行感恩禮拜,一起在安妮歸仁的家獻上敬拜,期待救恩從安妮開始臨到家中的每一個親人。
 安妮是長榮大學的老師,由韻評姐妹的帶領認識上帝,在多年於長榮大學的教書生活中也有不少的基督徒向她傳福音,堅強又認真的個性使她在經歷了上帝奇妙的醫治,熔化她的心,願意一心跟隨神,在2020年最美的一日──五月20日:愛你愛你我愛你的這一天一同與弟兄姐妹在家中讚美神。
 誠正傳道分享希伯來書6章1節與大家共勉:「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期望大家信靠神不只停留在享受恩典的階段,而是學習不論高山或低谷一心跟隨。大千小組長也分享神的祝福必在祂揀選的僕人身上,神醫治必是因神要再使用他。
 牧區送給安妮一段經文成為牆上的印記:林前13章愛的真諦「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永不止息」弟兄姐妹唱《賜福與你》,來一同祝福安妮全家都能沉浸在上帝永恆不變的愛中。

▌大衛牧區  江淑華報導




[大學牧區] 第一屆微廣告展 驚世駭鼠獎 2020.22

五月23日(六)大學牧區聚會為微廣告展,四個小家與大學牧區的輔導們各自拍片參展,籌備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日以繼夜的剪出影片才趕上期限,本次影片有教會宣傳、防疫宣導、置入行銷……等影片,各影片都是學生與輔導們別出心裁之下的作品,每部影片都讓大家哄堂大笑,好不熱鬧。
 經歷了三個月的辛勞,即便有生活上其他的大小事,學生們卻也賣肝賣到趕出廣告影片,而同工們也為此聚會特別應景鼠年取名為:「驚世駭鼠獎」,也為各獎取了諧音獎項。除了四個小家各自的影片之外,輔導們也獻出兩片大作,由在南聖有清鬱小生之稱的高頌清傳道擔任鬼才導演,指導輔導們演出媲美曠世巨作的:《輔導的世界》,即便只是廣告,卻也逗得大家捧腹大笑。
 度過了忙到不可開交的這幾個月,終於放下重擔交出影片,雖然學生們可能在剪輯攝影上還不是很熟練,但也盡心盡力挪出時間付出在影片上,這不僅對牧區培養是件好事,對教會來說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年輕力量。
▌大學牧區  黃睦修報導